长大后你想成为什么?“黑客式教育”给你答案

2016.04.28

相信很多宝贝们都会被大人问到这样一个问题:“你长大以后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而家长们期望的回答通常是,科学家、医生、宇航员、工程师——似乎这些才是成功的人生。然而成功的人生和快乐的人生对等的吗?

今天,想跟各位爸爸妈妈分享一个TED演讲,主讲人罗根·拉普兰特( Logan LaPlante)是一个13岁的小男孩,对于这个问题,他说:“长大以后,我想成为一个快乐的人。”

在罗根9岁的时候,他的父母把他从传统学校里“解放出来”,开始做Home Schooling (在家学习)。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个小男孩的受教育方式、成长理念以及对教育的理解吧。演讲有10分钟,有中文字幕,可以和孩子一起看。

无法看视频的爸爸妈妈可以和宝贝一起看看罗根演讲稿:

你长大以后想成为什么

当你还小的时候,你常常被问到同一个问题:“你长大以后想成为什么?”说实话,这真的有点烦。

大人们希望听到的答案是“我要当太空人”、“我要当医生”……你们大人的想象力真的是……唉!

小孩子的答案大多是我要做滑板客、冲浪手、电脑游戏玩家。我问过我弟弟这问题,他跟我说:“拜托!老哥,我才10岁,我怎么知道?可能当个滑板手吧——还是给我点冰淇淋吧!”

1

 

你看,小孩子的回答都是些让我们疯狂的东西,都是那些我们觉得好玩的事情,我们已经体验过的东西,正好跟大人们想要听到的答案相反。

但如果你真正去问一个小孩子,却有可能听到最棒的答案,如此简单、如此明显,如此的意义深刻:

我长大以后,要当个快乐的人!

对我而言,我长大以后要继续当个快乐的人,就像我现在一样。

2

学习成为快乐和健康的人

我喜欢看TED演讲,我是一路看TED长大的,但我从没想过这么快就能轮到自己上台分享。毕竟我是个孩子,跟大部分的男孩子一样,我大多数的时间想的是 “我的房间怎么变得那么乱”、“我今天要洗澡吗”,当然最烦恼的还是:“我怎么和女孩儿搭讪?”

神经科学家说,青少年的脑袋特别奇怪,我们的前额叶皮层还在发育中,但是我们的神经元却比成人更多,这让我们充满创意,同时也很浮躁、情绪化、容易犯错。

可是有件事让我很在意,现在大人似乎不是真正关心小孩是否“快乐”,“健康”,“安全”,“不被欺负”,“别人能否喜欢真实的自己” … 这些都是对小孩来说最最重要的事情!

也就是说,当大人问我们 “你长大以后想成为什么”,他们就直接认定你理所应当会快乐又健康——可是事实好像不是这样!念书、上大学、找工作、找人结婚,boom!然后你就会成为一个快乐的人,是这样的吗?

事实上,学校并不把“学习成为快乐、健康的人” 摆在优先地位,而是把这些事从学习里拿掉。有的小孩从来没学习过这些事情。

而快乐和健康,是需要去学习、去练习的。

教育很重要没有错,但为何 “变得快乐和健康” 没有被视为必要的教育呢?我真的搞不懂。我一直都在学习关于“快乐和健康”的科学。这都跟在生活中实践这八件事有关系。

与快乐和健康相关的八件事

Roger Walsh博士整理了与“快乐和健康”有关的八件事:运动,饮食&营养,接触自然,奉献&服务,人际关系,娱乐,放松和管理压力,精神修炼。他是一个研究如何让人变得快乐和健康的科学家。

我问过Roger Walsh博士一些事,包括:你认为现在的学校有把这八件事摆在优先的位置吗?毫不意外,他的回答是:不。但是他也讲到,仍有许多人试图在传统的学校制度外寻求这种教育——通过阅读、冥想或瑜伽。

我觉得他有句话说得很好,他说:大部分的教育都在教人找到工作,不是找寻人生。”

Ken Robinson博士在那场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TED演讲《为什么教育扼杀了创造力》中,跟大家传递了一个讯息:创造力跟学问一样重要,我们应该给予两者同等的关注。很多家长都看了这场演讲,有些人因此而改变了教育的思路。

 

3

我身处一场逐渐引起世界注意的教育革命之中,小孩子的教育不再只有一种选择了,而这点,让很多人感到坐立不安。虽然我才13岁,但当初我的父母让我从传统学校离开的时候,我还记得妈妈因为她的一些朋友认为这点子糟透了而流了许多眼泪。现在回过头看,我真的很感谢她能挺住那些压力。

用Hacker(黑客)思维学习

我最崇拜的人是Shane McConkey。一开始我以为我崇拜他是因为他滑雪技术一流,直到后来我才明白我真正崇拜他的原因:因为他是个Hacker ,他的创新重新定义了现在的滑雪运动。

4

我说的 Hacker-黑客,不是专门破解电脑程序的那种黑客,而是指摆脱传统束缚进行颠覆性创新活动的人。

一般人对黑客的印象就是一群躲在老爸老妈的地下室传播电脑病毒的怪人,但我对黑客有很不一样的看法:黑客是创新者。黑客是那些勇于挑战既有体制改变系统,让世界更进步的玩家。这个时代需要更多拥有“黑客思维”的人,而且不限于科技产业,世界上所有事物都需要黑客,包括滑雪,以及教育系统。

无论是乔布斯、扎克伯格,还是Shane McConkey,他们的共同点都是用黑客思维来改变世界。健康、快乐、创意、黑客思维,这些构成了我的教育观,我把这叫做 “黑客式教育”(hackschooling)。

我不特别使用一套教材或是课程,我也不死守一种学习方法,我“黑出”(hack)自己的教育!我善于利用家人、朋友、邻居、社群,抓住每个机会去学习;我从生活中的经验学习;而且我随时准备好去Hack所有接触到的东西、不断去寻找更有效率的解决方案。

这种学习风格非常有弹性,迅速反应,永远以快乐、健康、创意为优先。这不是一个系统,这是一个思维方式,任何人都可以借鉴这种思维,包括传统的学校。

我的“黑客式教育”

跟大多数小孩一样,我学习数学、科学、历史和写作。学习的环境就像在星巴克一样。

我以前不喜欢写作,因为我的老师总叫我写些蝴蝶跟彩虹,但我想写我感兴趣的话题,比如,滑雪!好在我朋友的妈妈办了一间学校,在那里我可以尽情写我喜欢的事物,还能够接触到很多优秀的演讲家,此后我对写作的热情才真正被打开。

我领悟到,一旦你找到学习的动力,短时间内能完成的事情多到自己都会吃惊,而且都是自动自发的。

用黑客思维去学物理就很好玩,我们学了关于牛顿和伽利略的定理,还有像动力学之类的基础物理,全部通过实验与实际操作,而且犯了一堆错误。

6

我从滑雪中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如何在险境中提高警觉和处理紧急事故。可能我今天一整天跟着滑雪巡逻队学习山地的安全知识,明天再学个关于雪的知识、天气状况跟雪崩的关联。但其中最重要的是,我们开始懂得:错误的决定会将同伴与自己置于险地。

我们还学历史。我们不只是认识历史人物,我们还要上台扮演他们,回答他们生平发生过的事。这张照片是我和朋友在历史悠久的皮柏歌剧院里饰演艾尔·卡彭和鲍勃·马利,这个舞台也是大魔术师胡迪尼的生涯起点。

 

和大自然相处非常重要。它让我可以静下心来,暂时不去管手边的事情。我每周会花上整整一天呆在野外。在野外求生课上,我们要学着只用一把小刀就能在荒野中生存;我们学着倾听自然,放大感官对环境的敏锐度;我甚至体验到从来没发生过的灵性感受。不过最好玩的还是制作矛跟弓箭、钻木生火、在有雪的季节动手搭帐篷。

8

在“体验工坊”,我还跟别人学习制作滑雪板并设计滑雪服装,那样的经验引起了我自己去创业的兴趣。那里的人让我了解到为什么要把数学学好,以及创造力和行销技巧的重要。后来我还去一个印刷厂实习,磨练我的设计跟行销能力。除了跑腿、洗马桶、打杂之外,我还能够自己参与到设计和生产过程中去。

9
10

这种课,我真的很喜欢。

所以,我的黑客式教育就是这样去完成的:首先,你有黑客式的思维,你去做实验、上课、参加各种训练营,你利用各种网络和技术资源,你让自己快乐和健康……

11

回来说滑雪吧,我生命中的最爱。滑雪象征了我的人生、我的教育、我的“黑客式”思维。看看这座山,这座山在我眼里,我看到的是一千种可能性。从棱角下跃、把雪线弄碎,找机会来个高度差很大的后空翻……绝对不是仅仅跟着几条安全的既定路线千篇一律地去滑。

 

12

滑雪,对我来说就是自由,和我的教育一样。重点是让想法不受拘束,用不同的方式做事情;重点是和社群的联系,以及互相帮助;重点是和朋友一起,活得开心又健康。

因此,即使对于自己长大以后想成为什么不时会有新想法,但如果你问我的话,我的答案永远都会是:

我想成为一个快乐的人。

 

13

 

这个小男孩的演讲是不是给大家看到了完全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教育路径呢,希望爸爸妈妈能够得到一些启发。

*本文和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