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后代如何在恶劣环境下逃出生天?-学会如何保护环境是唯一的出路

2017.03.11
我们的后代如何在恶劣环境下逃出生天?-学会如何保护环境是唯一的出路

前几天我带两个孩子去参观新的上海自然博物馆。据说小朋友很喜欢,因此慕名而来。除去真实地让人不敢逼视的动物标本,孩子们对已灭绝或濒临灭绝的物种也很感兴趣。我最大的感触是人类作为这个星球上最强的生物,从非洲丛林的智人,一路披荆斩棘战胜各种残酷的考验,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发展进步,同时也以惊人的速度破坏着地球。

12岁的儿子看得很认真,也很沉默。偶尔看到了濒危的各种奇怪动物才惊叹一声。他小声跟我说:我们人类挺坏的,那么多生物都灭绝了,他们很无辜。地理课上的知识让他明白物种的消失会破坏地球的生态平衡,最终会导致环境的不断恶化。

 这真是个沉重的话题。我们生活在中国当下的国际大都市,在物质极丰的条件下却因为环境的恶劣而活得小心翼翼。孩子们生活在钢筋丛林中,因为工厂的排放和汽车尾气,大气一直是脏的,蓝天白云是奢侈品。地下水河流被污染,吃的食物被喷了化肥和农药,各种莫名其妙的病毒细菌,随时会侵入我们脆弱的身体。

2007814203221245_2

 

如何保护我们自己,如何保护我们的孩子?

有的家庭已经开始逃离或已做好了逃离的准备,远离故乡,放弃自己多年打拼的事业,找个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地方努力扎根。有的妈妈类似强迫症一样保护自己的孩子,出门带3M口罩,家里有五个空气净化器,喝进口牛奶和水,或者安装昂贵的净水设备,今天不能吃鸡,明天不能吃鱼。每年假期都选一个空气清新的地方努力呼吸,临走恨不得再带几瓶空气回来。家长们辗转腾挪希望找到能让孩子健康成长的一条曲折小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然而这些说到底都是在持续恶化的环境下的勉强自保。在同一个大气层,同一个土地上,大家彼此彼此,无一能幸免。

作为家长,两个孩子的母亲,想象着自己的儿女子孙会继续在这个星球生存,相信很多家长跟我一样,不愿就这样撂下个烂摊子,一走了之。

那还能做什么呢?与其让他们学会如何自保,我倒觉得更应该教会他们如何从小事做起,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维护我们的家园。

200781412201375_2

 

首先就是废品的回收再利用。不仅仅是垃圾分类,由废品处理公司来做可回收垃圾的再循环,也包括把已经不需要的日常物品捐出来,或者做义卖,给有需要的人。家里大人小孩衣服定期整理,不需要的打包送到回收旧衣物的捐献点。完好的玩具(我家妹妹通常不会让玩具”活”很久)我也会在小区的群里问问有谁需要,或者送给认识的朋友;偶尔我也会在天气好的一天鼓励孩子们自己去小区楼下义卖自己的玩具和书,拿到的钱捐给学校推荐的儿童福利机构。穿小了的校服就拿到学校的二手校服中心,把老二的校服送去,顺便给哥哥买几件。学校把二手校服的收入也全部捐给福利机构。

Redocn_2012060209175411

 

其次要教他们不要浪费。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斥着无谓的浪费,能力所及我们要尽量避免。家里的用电用水,出门随手关灯,洗澡尽量淋浴,安装洗碗机干净又节水。学校拿回来的纸质通知等留下来反面用来画画或写字;餐厅里不乱点菜,吃不完打包。出门购物自带环保袋。这些生活的琐碎细节,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希望能培养出孩子不浪费的好习惯。距上海两小时车程的莫干山里,有一个南非人开的度假村。除了莫干山的美景,令客人们印象更深刻的是度假村主人处处强调并落实的环保措施。一个个坐落山间的别墅用了大量当地的毛竹做建筑材料,其他的都是取材本地的石材和原木。垃圾桶严格地分为三类,标记清晰,小孩子也看得懂;度假村有自己的水循环系统,废水经过水处理,循环再用;他们有一个巨大的菜园,种植当季的蔬菜水果,附近村里的老乡给他们供应散养的鸡鸭鱼。度假村外就是茶场,客人可以自己采茶自己喝。这种自给自足,桃花源式的生活让我和孩子们都大开眼界。未来的生活就应该是环保的,可再生的。

 

recycle

 

当然还要力所能及减少对环境的污染和破坏比如尽量乘坐公共交通(国内目前的公交状况已在不断改善,大城市的地铁公交基本都算干净便捷) 或自行车;比如尽量不吃反季节或者不远万里运输而来的食物,明白采买当地当季的食物会减少不必要的化学添加;比如不放鞭炮;比如不过度购买无用的东西,即使达不到断舍离的境界,孩子也该懂得物质世界永无止境,购物并非多多益善。

bike

 

从自然博物馆回家的路上,一直懵懵懂懂的妹妹突然问我: 如果有一天地球像以前一样很冷很冷,我们人也会像恐龙一样都死了吗? 这孩子问得我背后一股冷风。她拿着手里的废纸跑到路边卖相不佳的垃圾箱前,在哥哥指导下小心翼翼伸手扔进有循环符号的那一边。我唯希望将来这些孩子们长大的世界,是一个人人环保的世界。大家在有限的仅存的空间里资源下,与地球以及生存在此的生命和平相处。


作者简介:

刘昕(女士)

两个孩子的妈妈。南开大学英语专业毕业后一直在外企工作,曾在北京,上海,巴黎和香港工作生活过。目前在上海一半时间照顾11岁的儿子和6岁的女儿,一半时间自由写作。由于个人的经历,对东西方文化有较深的了解,对儿童和青少年成长教育有自己的理解思考,愿意把自己的体验跟更多父母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