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软硬兼施”的父母 ——为什么未来孩子们需要软技能

2016.12.08
做“软硬兼施”的父母 ——为什么未来孩子们需要软技能

选择公立, 私立还是国际学校? “小升初”如何应对?哪里有靠谱的补习班?爸爸妈妈们时时刻刻都在操心担忧着这些问题。中国的父母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更意识到教育的重要,却也比任何时候都更焦虑更无所适从。

我曾经也是育儿焦虑症候群的一员。作为一个70后的妈妈,面对铺天盖地的教育资讯,风格迥异的幼儿园学校,眼花缭乱的教育机构,我经常想:我到底想给我的孩子什么?要教会他什么?我想让他复制我吗还是希望他有不一样的人生?到底他快乐就好还是要成为所谓的人生赢家?这些问题随着儿子越长越高就越来越困扰我。

刚好这时候有一个机会,我带着儿子去伦敦参观了几所私立小学(也叫预备学校-Prep. School)。对颇神秘的英式教育终于可以一探究竟,我既兴奋又好奇。儿子幼儿园开始学英语,日常的交流问题不大,这也是次好机会让他见识锻炼一下。

 

没想到这次的学校考察对我和儿子影响很大, 我的教育观念也从此有了新的思路

因为不是学校开放日,我提前发邮件给各个学校的教务处,约好探访的时间。学校有人接待,带领我们参观校园教室,简单介绍课程和安排。重点带我们进教室看了英语课和数学课。我在操场边上旁观了一节体育课。儿子则在学校里跟同年级的同学一起上一天的课,期间给他做一个简单的英文和数学水平测试。

british schools

 

先说说几所校园的总体的印象:

  • 这几家学校的校园基本都不太大,硬件设施并不完美。一年级到六年级,学生只有三四百人。有个别的学校有草地球场,游泳都要去附近的体育中心。我之前以为学校越大越好,最好有大操场标准泳池,多功能厅剧场等才算好学校,但是这些学校虽然都不大,却是口碑很好的名校。学校并没有牺牲孩子们体育和课外活动的机会。附近公园的草坪,社区的泳池都是可充分利用的资源。
  • 反而是学校的图书馆才体现学校的水准。即使教室不大也一定有一个宽敞的图书馆,藏书非常丰富多样。有时高年级的一整节文学课都是在图书馆上的。孩子们除了阅读课以外,每天还可以自己借书。课间图书馆里都是来借书或查资料的小朋友。有这么好的图书馆,孩子们每天可以借阅课外书,真是件幸福的事。
  • 孩子们无时无刻不沉浸在传统文化里。一些小学本身就是维多利亚时期的百年老房子,教室都是老房子稍加改造,进去跟迷宫一样。学校没有足够容纳全校学生的大厅,周一的例行校会(assembly)就在附近的教堂里举行。穿着统一校服排着长队走在街上的小学生是伦敦周一早上的一景。 各种艺术展经常能看到学生们席地而坐,听老师讲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人物及其作品。

schools

 

平日的课堂学习也和我之前的预想有很大的不同:

  • 语言是学习的重中之重,语言的表达和理解力是主要培养的能力数学相比运算能力,更注重解决问题的能力英文语法不会单独拿出来讲,语法语感是靠大量阅读学会的。写作课则涉猎了各种虚构非虚构文体,意想不到的是小学文学课里还有大量的诗歌。数学课有不少problem solving题目,有大段的文字描述,需要很好的语言理解能力,所以学好语言是一切的基础。
  • 学生按学习能力水平分组,六年级以前几乎没有期末考试平时的测验也不公布成绩,同学之间没有成绩的攀比。从二年级开始,英文数学根据学生水平打乱班级分组,每学期老师评估调整,跟着学生自己的学习节奏,学得慢的不觉吃力,学得快的也不会被耽误。所有课程不排名次,基本没有考试,学期末根据平时的作业和课堂表现有一次学习评估,ABCD打分,B或B以上就算优秀成绩;

music

  • 学校非常重视体育和艺术课程占所有课程将近一半的比重身在国际大都市的伦敦,小朋友有机会经常跟随学校参观各种艺术展;由于上中学后必须掌握一门乐器,所以小学就要开始接触各种乐器,中午的时候,有小朋友利用吃完午饭的半小时在琴房练琴。音乐老师给学生介绍各种类型的音乐,我看到一个学校在听柴可夫斯基的胡桃夹子而另一个学校的小朋友正在改编007片头曲。每周两到三次的体育课,游泳体操田径足球橄榄球定期轮换,没有球场的学校每周安排去附近的公园或球场训练足球橄榄球或是板球。有的小学甚至有校队,代表学校参加校际联赛。

activity

  • 学校提供的课外活动包罗万象,目的是希望每个孩子都找到自己的兴趣爱好周一到周五下午放学后学校都有课外活动。我惊讶于小学生们有几十种不同的课外活动可选择,内容从烹饪,舞蹈,戏剧表演,乐队排练到体育训练不一而足。学校鼓励学生们尽量多参加,尝试不同的活动,发现自己的兴趣并坚持下去。

 

而最震撼我的,还是这些小学生日常待人接物的礼貌得体,小小年纪很自律,也很自信

说说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那天我们一早去了位于Fulham的一所小学,负责接待的老师随意叫住了两个路过身边的高年级学生,请他们带我们四处看看,然后老师有事先走了。儿子和我还在尴尬拘谨,两个男孩已经大方地过来跟我们握手做自我介绍。看起来比儿子高不了多少,却有模有样地介绍这介绍那,替我们拉门关门,礼貌周到。在推开饭堂大门的时候突然来了一句:欢迎来到吃了毕生难忘的英国学校食堂(英国饭出了名难吃)!几个人都被逗乐了。儿子比较害羞,一直没怎么讲话,走到球场时看到有人上足球课就停了下来。其中一个男生问他:你喜欢足球吗?踢什么位置? 我们的足球老师很棒。。。找到了共同话题,儿子放松下来,兴高采烈地足足聊了十分钟。  这两个只比儿子大几岁的小学生如此自信从容地待人接物,或许这是他们的日常,但却是我之前无法料想的。回顾我们周围的同龄孩子,根本还不会这样同成年人平等交流。我感觉儿子也很受触动,经常跟我提起哪个学校的老师很酷很幽默,哪个班的同学主动过来跟他聊天打听中国;还有孩子拉着他跑到操场,拿起足球瞬间组成两队,课间十分钟踢了场球。

这次的所见所闻,我最大的收获是发现西方儿童教育很重视soft skills “软技能”的培养,尤其是常识教育,自我表达能力、创造力和思辨的能力。而这些是我们国内学校长期忽略的教育内容。 我们身为父母也要换个思路,教育孩子的目的不能太功利,不能一切以有用没用做标准。课堂上的知识固然很重要,那些看似无用的 “软技能”的培养也不容忽视,不能指望等他们长大自动学会。

western education

先说说常识教育。西方的常识教育从生下来就开始了,家庭父母是孩子最初的常识老师。从做人诚实公平,遵守规则,帮助弱小,到如何礼貌地待人接物,甚至餐桌礼仪这些常识,家长学校日日言传身教。我们东方文化中也有约定俗成的常识,但有些比如孩子要听长辈的话,不能顶嘴; 大的让着小的;不能质疑师长;男孩子要勇敢不哭等等是很值得商榷的,是否有利于小朋友的成长,家长要谨慎判断。而另一方面,公共场合不喧哗不乱扔垃圾,不浪费食物,不打探别人隐私,如何看待钱等却是很多大人都觉得无关紧要的,如此又怎样教育孩子呢?儿子的班里最近来了一个新同学,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她跟大家说她马上要过生日了,爸妈送的生日礼物是一只骆驼。之后她天天炫耀她住在多大的房子,爸爸有多少辆炫酷跑车,话语间颇看不起其他普通人家的孩子。没多久同学们就开始疏远她了,觉得她太不酷了。可能她以为炫耀可以得到朋友,更可能她的父母也是这样教她的。十几岁的孩子,班级就是一个小社会了。如果可以教给她“不要在同学面前炫耀你家多有钱”这个小小常识,也许她会很快融入这个集体。

language expression

 

再有就是语言表达能力西方教育很注重人在公众面前的自我表达和呈现,也就是言谈举止给人的印象。其实我们的孩子私底下还是很话痨的,但是一遇到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马上就哑了。有的孩子不是天生就善于勇于表达自我,还是要给他们创造机会,培养出表达的自信。欧美学校的课堂,孩子们可以自由发言,只要你敢讲,一定给你机会表达。中学里戏剧表演是必修课,无论你多害羞,也必须大庭广众下演一演。在那么多人面前吓几回,就不怕了吧。而台词的形式感,舞台上的形体动作,也让他们学会用得体的语言,优雅的举止表达自我,不仅敢说,而且要会说。我在伦敦被惊艳到的两个小男生,应该就是从小接受锻炼的结果。语言表达能力有多重要,一个现成的例子就是最近才结束的美国总统大选。虽然现在尘埃落定,美国即将开启川普总统的“新纪元”,但抛开政见,单看两轮总统辩论本身孰优孰劣,高下立见。川普的简单粗暴,毫无逻辑,语言贫乏到令人发指的竞选陈词,沦为全世界的笑柄。

creativity

创造力和思辨的能力是西方文化里贯穿始终的教育内容。孩子们从小被教育勇于质疑挑战权威,敢于异想天开,不按牌理出牌。思辨和创造力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但和我们的文化有不小的冲突。我这里不打算讨论文化的优劣,中国文化中的精髓我们自己好好收藏传承就对了。但是我们还是要思考,要教孩子多思考,而且是带着质疑思考。我们不想让孩子长大成为人云亦云,不懂独立思考判断,照葫芦画瓢的人。我从小是个听话的好孩子,也希望自己的孩子乖乖的。有时候他们跟我争辩,我都会很严厉地制止: 不可以跟妈妈这样说话。有一天,儿子过来问我:妈,我和妹妹吵架,为什么她哭你就哄她,我发脾气你却让我去自己房间?我头也没抬:妹妹比你小,她不懂事,但你应该懂事了。儿子立刻委屈地反驳:我自己也是小孩子啊,我有时候也控制不了自己。你这样对我不公平。你是妈妈也不一定都是对的。我怔了一下。小时候没试过这样跟我妈讲话,不知如何应对。以前的我可能会命令他立刻进房间“反省”,但那天我没有,我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我感到他也许是对的,我对妹妹很宽容而对他太严厉了。我们好好聊了聊,我承认以前没认真考虑他的感受,以后我会先问清情况,尽量公平地对待他们俩。你看,也许就是这样一个小事件,是停下来深吸口气的那几秒,让我们保护了小小少年挑战权威而不是默默接受不公的勇气,也给我们如何为人父母上了一课。

国外的学校有专门的课程如戏剧,音乐,演讲,社会实践等来培养学生的各种能力,在科学和地理这样的课程中也有不少需要团队合作的课程安排。而集体运动项目(足球篮球等)更是充分锻炼团队合作,领导力和沟通能力。 这些课程的设置也符合孩子好玩好动,好奇心强的天性。国内目前主要还是学校+校外补习班的模式,学校自带的课外活动凤毛麟角,而课外补习班却是五花八门,选择很多。作为父母我们要在平日的生活中为孩子寻找机会,发现培养他们的兴趣,锻炼他们的能力。面对良莠不齐的补习班兴趣班等等,家长要明确目标,听取孩子的诉求,谨慎选择适合的活动和课程在教育中如何取舍,重视什么忽略什么,很考验我们家长的智慧。

我家老大喜欢踢球,技术也不错。曾被选入一个青少年足球联赛排名第一的球队。这支球队孩子们水平很高,都想踢主力打前锋,竞争特别激烈,训练比赛的气氛很紧张。我能感到他每次比赛前的压力,怕踢不好教练和同伴会责怪他。他上场的时候踢得很胆小,生怕因为自己丢了球;被换下来替补时又委屈地流泪。但因为是联赛的冠军队,他又不肯离开。我很心疼他,喜欢足球却踢得不快乐。从伦敦回来后我和儿子谈了一次。我告诉他虽然经过层层筛选好不容易进到这支球队,但显然他不喜欢这里的训练和比赛方式。他也认为他没学到什么,没有得到公平的上场机会。

football

我们商量后决定退出这个球队,去了另一个水平中等,教练没架子很受孩子喜爱,同伴们彼此熟悉,气氛轻松的球队。我经常陪他训练,每场比赛都去加油,希望看到他重新获得踢球的快乐。虽然赛季刚开始时球队的孩子们水平参差,但每人都有机会上场,都有机会踢自己想踢的位置。教练会直接说出队员的问题,但没有指责的语气态度。输了球队员间也不允许互相抱怨推卸责任,比赛结束后排队跟对方握手,并向裁判鞠躬致谢。

一个赛季过去,我惊喜地看到儿子的变化: 他在训练时非常认真,但比赛时很放松,他会赛前主动问教练自己可不可以踢中场,而以前的他根本没勇气开口;当需要他去后场防守时,虽然不是他最熟悉的位置,他也不再抱怨,拼尽全力;他不怕出错了,传球或者自己过人都很果断。教练看到他的进步,今年把队长的袖标交给了他。他在训练比赛中更了解自己更自信,学会了跟成人(教练,家长)和同龄人沟通,学会了不轻易放弃,学会尊重别人的努力,也收获了友谊。踢球的目的不是当职业运动员,我支持儿子离开那个因竞争太激烈而失去乐趣的球队,不再只盯着球队的排名和自己的进球数,使他重新获得踢球的简单快乐,和球队一起成长,成熟,这是我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

我们这些70,80后,经历过高考的洗礼,虽然对于当时十几岁的我们太过残酷,但还是承认更好的教育(或者说文凭)给了我们更多的职业选择。这条狭窄拥挤的通道几乎是我们通向“美好未来”的唯一途径。因此我们内心深处对于应试教育是充满矛盾的。既深深厌恶它粗暴的竞争方式,害我们错过了童年少年成长的必然经历;又些许庆幸自己涉险过了这座独木桥,从而有更开阔的眼界。然而现时早已与那个信息封闭的时代不可同日而语。我们这一代无法复制,科举式的考试升学择业制度已经不是唯一选项。世界以惊人的速度发展变化,考上大学读了博士也不保证有理想的工作,未来的人才应该是全面发展的人才。

我的亲身经历,让我看到了我们的“应试教育”和国外教育的差距,让我看到了软技能的厉害。除了要求他学好功课,我开始鼓励儿子培养兴趣爱好,锻炼他的软技能。看到他的变化,我不再焦虑了。当然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如何做到潜移默化,如何学校家长课外班合力,我也在和周围观念相同的父母讨论,以后我们来一起做更深入详细的探讨。

但我相信未来软技能和硬知识同等重要,我要做好一个 “软硬兼施”的妈。

 


作者简介:

刘昕(女士)

两个孩子的妈妈。南开大学英语专业毕业后一直在外企工作,曾在北京,上海,巴黎和香港工作生活过。目前在上海一半时间照顾11岁的儿子和6岁的女儿,一半时间自由写作。由于个人的经历,对东西方文化有较深的了解,对儿童和青少年成长教育有自己的理解思考,愿意把自己的体验跟更多父母分享。